上海离婚咨询热线
什么情况下可以要求变更抚养费?

【案情】
    原告陈某某的法定代理人陈某与被告贺某于2014年5月13日在某省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并于2014年11月7日生育原告陈某某,因感情不和原告法定代理人与被告于2016年2月8日达成离婚意愿后签订了《离婚协议》。
    2015年2月11日在某区民政局解除了婚姻关系,并按照民政局的统一要求共同填写了《离婚协议书》,双方离婚后按照约定原告一直由母亲陈某抚养。
    2016年2月21日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抚养费每月2000元,直至原告18周岁;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审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的法定代理人与被告在协议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与离婚协议书,是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切实履行协议约定,同时原告方提交的证据显然不能证明原告的抚养费用超出预期地显著增加,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有举证责任,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对原告提出的被告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对原告方在庭审中提出的“离婚协议书签订的时间晚于离婚协议,因此离婚协议书的效力强于离婚协议书的内容,而离婚协议书中仅说明了教育费、医疗费由女方承担,并未约定抚养费由女方承担”,法院认为该两份协议并不矛盾,双方也未订立新的协议内容,且法律规定抚养费包括教育费、子女生活费、医疗费等费用,所以原告方所述的双方并未约定抚养费由女方承担的陈述并不成立。
    本案中原告方提出“在抚养过程中,发生了原告从吃母乳到吃奶粉、原告原来由外婆抚养到原告外婆健康问题无法抚养原告的两个变化,导致抚养费用增加”,对此,法院认为虽然法律规定就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和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请求,但综合本案案情,原告法定代理人与被告协议离婚时要求抚养原告,其对自身的经济能力及抚养原告可能产生的经济负担应当是有认知的,现双方离婚至今刚满一年,原告的生活环境基本不变,且依据双方的约定,抚养原告是原告法定代理人应尽的义务,原告外婆的身体状况与本案并无直接联系,因此对于原告方的该项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陈某某的诉讼请求。
 
【焦点】
    本案中,原告法定代理人与被告离婚时约定了由原告法定代理人承担原告的抚养费用,但现在原告依据:“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和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请求。”(《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承担抚养费用,因此本案的焦点就在于现在原告提出的要求被告承担抚养费用是否符合“必要时”的合理要求。
    依照民法诚实信用原则,处理抚养费纠纷案件时,在尽量维护未成年或者无独立能力子女权益的同时,也要维护合法协议的法律约束力。在司法实践中,可能存在一方离婚当事人为了达到快速离婚的目的,不要求另一方当事人承担抚养费用,但在离婚后又以子女的名义要求对方支付抚养费用的的情形,因此对此要进行仔细甄别。
 
【评析】
    一般而言,子女向父母任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请求应当符合以下几种情形:1、依约定承担抚养义务的一方遭受重大人身事故,全部或大部分丧失劳动能力,无法承担抚养义务;2、依约定承担抚养义务的一方死亡、失踪,导致约定履行客观不能;3、依约定承担抚养义务的一方遭受重大自然事故,社会事件,遭受巨大经济损失或者重大生活负担增加,无力履行约定;4、被抚养人生活、教育费用出乎预期地显著增加,义务方无力独自承担的;5、其他客观履行不能的情况。
相关文章